买马资料网站|今晚开什么码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是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來去自如魔威行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5851

人氣小說:重生八零:軍嫂有點辣重生之都市狂仙穹頂之上妙手小村醫我的神魔世界恐怖郵差暗黑系暖婚重生軍嫂逆襲記

    五龍教掌教賀龍道人白發白眉,長得渾圓喜氣,一雙本就如龍眼般滾圓的眼睛,在看到北芒閣的慘狀的時候更是瞪大了,他停下了前行的腳步,瞄了一眼身邊留著山羊胡子的修士,禁不住的問道:“那是什么東西?看起來,怎么這么像魔界的玩意……”

    青云派掌教云方道人身材瘦削,一張臉顴骨突出,鷹鼻鷹目,長及胸口的山羊胡隨風飄蕩,他常年面無表情,好像人人都欠他一條命般。

    云方道人同樣看到了前面的情況,他袖袍一揮,所有人行進的腳步都停了下來。

    “云方道友?”賀龍道人眨了眨眼睛,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糾結的樣子,“你說,咱們還去不去啊?”

    云方道人瞥了一眼自己跟前的老胖子。

    他向來不喜歡那些拐來拐去的話,明知道這個家伙在等自己表態,將來如果出個萬一也能推卸責任,依舊冷冷的說:“你長眼睛來干嘛用的?那么危險的情況,要去你去。”

    說完了,云方道人示意自己門下的弟子就地安營扎寨,不再理會五龍教的人。

    賀龍道人被人冷言冷語的回了一句,他也不惱,喜氣的臉上好像永遠都帶著笑意,他做出了跟青云派相同的選擇,就地安營。

    五龍教與青云派選擇的位置非常刁鉆,他們地勢高,能夠將遠處北芒閣的情況盡收眼底,而一旦那邊真的非常危險,這些人也為自己預留出足夠逃跑的距離。

    北芒閣的人聽著頭頂要命的轟擊聲,人心惶惶。

    八卦陣被寒氣徹底冰封,又被上百個仙嬰境僵尸不要命的攻擊,原本只是一絲的裂痕逐漸擴大,頃刻之間,如蛛網一般蔓延開來!

    那裂開的冰痕,仿佛死神的腳步,一下一下打擊在北芒閣弟子的心上,敵人還未曾攻進來,他們自己就亂了,驚慌的尖叫聲響成一片,原先熱血沸騰的弟子,也被那肅殺的場面駭的臉色蒼白,被死亡折磨的恐懼,消磨了他們為門派獻身的勇氣!

    悟明真人心中驚顫,卻還是大聲吼道:“不要慌張,堅持住,等待救援!”

    秦浩軒踏在虛空之上,他的眼睛從無數碎文裂開的八卦陣上移向四方,淡淡的一笑:“誰敢來救你們,我就滅誰。”

    正悄悄放開神識,謹慎又仔細的觀察著北芒閣情況的五龍教跟青云派的兩個掌教,聽了這話,頓時一驚,可他們兩人,一個是笑面狐貍,一個是木頭臉,即便是心中吃驚,也沒表現出來,只不過是賀龍道人的臉色白了白,云方道人的神色沉了沉。

    “你,秦浩軒,你當真以為這個修仙界能夠任由你胡來嗎?!”

    北芒閣內,悟明真人額頭青筋暴起,他一邊壓抑著胸中怒氣低吼,一邊急切的掃視四方,心中焦躁萬分,為什么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都沒人來?

    北芒閣乃萬載大家,屹立在這片土地上近七萬年,雖然與無上大教無法比肩,但也算根深蒂固,管轄地域內的附屬門派向來對他們恭敬,平日里一個個來往的很勤快,也信誓旦旦說過共榮辱同進退,但現在需要那群人的時候,卻一個也不見蹤影!

    秦浩軒負手而立,黑色長袍飄蕩空中,他睥睨著北芒閣,嘴角始終掛著閑淡的笑意,看向北芒閣的目光猶如獵人看著自己手中垂死掙扎的獵物。

    在一百多個仙嬰境的僵尸全力猛攻之下,北芒閣早已被徹底冰封的八卦大陣上已經裂紋滿布,隨時都有被攻陷的可能。

    北芒閣七大堂的弟子已經集合完畢,門派內,上至太上長老下至剛剛入門的仙葉境弟子,全都拿起了武器,心驚膽戰的看著那即將破碎的陣法。

    秦浩軒淡漠的看著北芒閣教派弟子倉皇又無措的面容,他神識一動,兇殘的僵尸們不再分散,而是集聚起來,專攻陣法最中心的位置,道法一個接一個不曾停歇落在陣法之上,冰裂的聲音時不時的在北芒閣教派的上空響起,宛如死神摩擦的腳步,生性怯懦的弟子很容易被這象征著死亡的聲音折磨的崩潰。

    悟明真人不斷的想要往無上大教臨風閣傳遞消息,但無論是神識、異獸或者法寶,統統被秦浩軒截獲毀滅,他們就像是被海嘯包裹的小島,第一次感覺到孤立無援的痛苦。

    不遠處,一行數百人架勢飛劍疾馳而來,領頭的是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他一身墨綠色道袍,方正的國字臉,濃眉長目,看起來正氣又派頭十足,正直奔北芒閣而去。

    “云方老兄,那好像是玄劍門的掌教顧影真人啊。”偷偷摸摸觀察情況的賀龍道人又蹭到云方道人身邊。

    云方道人點了點頭:“是他。”

    “這玄劍門可是擁有八萬載的教派,他們出馬,你說能不能解了今日北芒閣的劫難?”賀龍道人試探著問。

    云方道人看傻子一樣看了賀龍道人一樣,他鷹一樣的眼睛微微一瞇:“你覺得一個揚言要滅掉無上大教的秦浩軒,會看得上玄劍門?”

    賀龍道人摸了摸自己圓圓的鼻子,干笑了兩聲:“你也看出是秦浩軒了,哈哈哈……”

    “不是秦浩軒,誰敢單槍匹馬的去滅一個萬載大家?”云方道人的眼睛看著前方,用沒什么感情的語調說道,“當年北芒閣滅小太初,不就是因為傳言秦浩軒死了,欺負那小太初沒人管嗎?呵。”

    賀龍道人眼睛一轉,本想借機調侃一下云方道人最后那聲冷笑,誰知道遠處突然傳來了悟明真人的吼叫聲。

    “顧影道友,顧影道友!我們在這!救命!”

    賀龍道人跟云方道人都是一驚,趕緊探出神識看去。

    要說玄劍門掌教顧影真人其實已經很夠義氣了,他本來在門派里待得好好,一聽說北芒閣被人圍攻了,也沒問是誰,立即沖鋒在前,帶著門下能打的弟子就來了。

    也不怪玄劍門的弟子囂張,畢竟在這片地域上稱霸很多年了,除了偶爾要去無上大教面前裝裝謙虛外,平日里都是橫著走的。

    就是這群橫著走的人,目中無人氣焰囂張的來到了北芒閣十里開外的時候,才發覺事情的發展似乎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且不說那高踞空中散發著幽幽寒氣,將整個北芒閣都凍成深淵的古怪燈籠,也不說那一百多個整齊劃一的攻擊著北芒閣的仙嬰境僵尸,單單只看到了那踏在空中的秦浩軒,就已經足夠讓他們嚇破了膽!

    “秦,秦……”顧影真人身邊的小弟子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說出了秦浩軒的名字。

    顧影真人的臉色剎那沉了下來,他無比后悔趕來支援的時候沒有問清楚到底是誰在攻擊北芒閣,此刻看清楚了,是二話沒說,轉身就跑。

    可,北芒閣悟明真人是何等焦慮的等著來人救援,眼睛比平常亮了幾十倍,遠遠的就看到了顧影真人,不管不顧的叫喊了起來。

    這一喊,顧影真人跟他玄劍門的弟子,成了這片空間中很多人目光的焦點。

    本來打算撤退的顧影真人,頓時僵立在了原地,進,他不敢,退,他,好像已經由不得他了。

    秦浩軒的目光如有實質般從十里之外射了過來,看的顧影真人臉上冷汗直冒,偏偏這個時候悟明真人又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不住的呼喊:“顧影老兄!多謝顧影老兄來援,我們齊心合力,或可與這魔頭一戰!”

    誰特么想跟你齊心合力啊!

    顧影真人心中破口大罵,被悟明真人喊得恨不得現在上去砍他兩劍!

    圍困北芒閣的可是秦浩軒啊!那個修煉出了三座仙宮,殺人無數的魔頭!他怎么敢去招惹?

    現在的秦浩軒一看就很難對付,他自己還未曾出手,北芒閣就已經潰不成軍,完全被秦浩軒吊打啊!這樣的情況,就算玄劍門的人去了,也不過為那魔祖多送幾條人命罷了。

    玄劍門的弟子也意識到了不對勁,眼睛看看自己掌教,又看看不遠處的北芒閣。

    秦浩軒的目光,輕飄飄掃過氣勢洶洶趕來現在又蔫頭耷腦的玄劍門,跟看地上的螞蟻也沒太大區別,只是北芒閣那種好像看到救星的興奮讓他勾起了唇角。

    “既然來了,就過來一起看吧。”

    秦浩軒聲音其實很好聽,聲線干凈,語調低沉,冷冽如冰霜泉水,但落在玄劍門掌教顧影真人的耳中,卻似晴天霹靂,他的臉色剎那青白了下去。

    過去看看?

    看什么?

    看你這個魔頭怎么將一個萬載大教給滅了嗎?

    顧影真人神色惶惶,抬眼看了秦浩軒一瞬,卻又好像被刺到一般立即收回,他心中已經懊悔到腸子都青了,可人已經在這里,秦浩軒也發了話,他心中再不情愿,又怎敢違抗?

    沒辦法,顧影真人沖秦浩軒先是恭敬的一拜,這才朝北芒閣駛去,只是速度已經變得如蝸牛一般了。

    顧影真人知道秦浩軒的厲害,不敢違抗,可他親自帶出來的弟子顧航卻是初生的牛犢,即便心中有點畏懼,也被他的年輕給忽略了。

    顧航不過十幾歲的年紀,仙樹境的修為,卻被師父顧影真人慣得脾氣很大,他見不得自己師父做出這樣一幅唯唯諾諾的模樣,往前走了兩步,挺著胸膛,挑起眉毛,年輕的面容上全是不滿,他直直的盯著秦浩軒,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們一行人不過是路過,無意插手你與北芒閣恩怨,秦浩軒你最好欺人太甚,這條路不是你家的,我玄劍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還輪不到你來管……”

    “夠了!”

    顧航說得太快,顧影真人反應過來他在說什么的時候,如墜冰窟,急聲怒喝!

    但,已經晚了。

    秦浩軒明明是笑著的,卻令在場所有人感覺到了毛骨悚人!

    他連劍都未佩,只是并指朝虛空一揮,鋒銳無比的劍氣憑空而現,滾滾靈氣匯聚成虛影的劍刃,洞破虛空,剎那而至!

    噗!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連顧影真人都來不及阻止,不到一息的時間,顧航已經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一堆血霧,飄落到了地下!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买马资料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