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马资料网站|今晚开什么码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是

二七章 無可避免的出賣

作者:羅森 |字數:97

人氣小說:重生八零:軍嫂有點辣重生之都市狂仙妙手小村醫穹頂之上我的神魔世界暗黑系暖婚恐怖郵差重生軍嫂逆襲記

    ()    年輕力壯,連連攻克多座險峰,呂天敵聲名大噪,迅速成為媒體寵兒,本來照司馬冰心以為,爬山又不是別的運動,打球還要講團隊精神,登山獨自一個人就能干,喜歡爬哪就爬哪,失敗了就獨自葬身,不用驚擾什么人,該是最不惹事、最適合討人厭家伙的運動了。

    哪知道……招惹麻煩的,從來就不是運動本身,而是名與利,只要有名有利,就會吸引人,人多的地方自然形成江湖,江湖……從來就是風波不息。

    呂天敵專業能力杰出,就有人為了牟利而匯聚,成立以他為首的運動用品公司,群眾風靡,每日賺進鉅額金錢,風光得意,跟著就因此冒出競爭對手、內部異心份子,大家為了利益,想把呂天敵拉下馬來,各種中傷、設局陷害,一桶桶臟水潑來,明槍暗箭,都快成了一出戲劇,讓司馬冰心瞠目結舌。

    就連這回攀登世界第一高峰,本來是呂天敵打小的一個心愿,是人生中的一大重要旅程碑,可打從一開始,這件事就鬧得沸沸揚揚,從一個單純的人生目標,變成了牽涉集團存亡、百億賭金的大競賽……

    “……爬山都能爬得驚天動地,你也真算是大人物了。”司馬冰心嘆道:“我本來以為,登山協會的刁難、前輩的打壓、還有那些輿論攻擊,就已經是操作的極限了,沒想到上了山之后,什么殺手、下毒、*的,部都來,別說攻頂了,少點本事,還沒離開山腳就死啦。”

    “……我也覺得,這家伙變態的。”

    霸皇皺眉搖頭,“自己先天性心臟病,什么別的不好干,游游泳、散散步不好嗎?偏偏就愛爬山,還立志登什么世上第一峰……他體質不行的,出發時候又中毒,又逢大雪,還沒上山腰,就心臟衰竭,一命嗚呼了,如果不是我剛好過來接手,他已是雪中枯骨一具,什么心愿都是毫無意義。”

    “說得那么囂張,也不想想,你上山的那幾關,都是靠我在擺平的。”司馬冰心一手插腰,“要不是有我,又幫你弄雪崩,又替你冰凍殺手,你早就沒命了,更還別說你被人打穿的肺,都是我……”

    “些許小事,用得著那么嘮叨嗎?”霸皇不耐道:“只不過因為那時還沒完成這個軀體的心愿,修練未成,不好發動力量,怕功虧一簣,要不然……些許毛賊,還用得著你嗎?”

    “是是是,你是大英雄,作什么都不用別人幫的。”司馬冰心想了想,忽然有些遲疑,考慮片刻后,小聲道:“但你和人翻臉的機率,會不會高了一點?”

    饒是以司馬冰心的大膽,這話仍說得異常心虛,生怕碰觸到霸皇的逆鱗,惹起潑天怒氣,但心中的好奇,又讓她不得不問。

    畢竟,跟著霸皇跑了多個世界,也看了他多個不同的投影,除了每個主人公的際遇相若,性情的某方面近似,更大的一個相同點,就是這些不同的投影,都遭到至親或是好友的關鍵背叛。

    這些背叛……都非常要命,不但背叛的人,都是主人公的摯友或是至親,還都挑在重要的人生當口,背刺出賣,如果不是恰好撞到霸皇降臨,逆轉乾坤,估計主人公就這么殞落身亡,死得含恨莫名了。

    那些投影的人生,都是霸皇人生的一個反射,重復倒是不足為奇,可能都是反映霸皇人生里特別鬧心的一段,問題是,那些至親好友的背叛,都有一個特色,讓司馬冰心擺思不得其解。

    一生中也算見了不少勾心斗角,陰謀詭計,司馬冰心對背后出賣這種事,不算陌生,但背叛者這種人都有些共通的特性,要嘛是心虛,要嘛是因為強烈的**、恨意而瘋狂,所以才會作出背叛的行為。

    可霸皇這邊的背叛者……宋清近也好,之前那幾個也罷,看起來都不像是壞人,眼中更是不見一絲混濁,司馬冰心無法理解,背叛者為何能有那么清澈的眼神?好像……他們認為這個出賣,是替天行道、不得不為,這又是什么道理?

    看霸皇默然不語,司馬冰心鼓起膽量,小心道:“像那個宋清近,呂天敵救他性命,還給了他榮華富貴,什么大恩大德,莫過于此,我看他也不像忘恩負義的人,怎么就……還有之前那幾個,你說他們怎么會……”

    “既然有沖突,兩邊總有一個是不對的。”霸皇的聲音極冷,“既然你覺得他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那么……錯的那個就是我了,是我倒行逆施,無惡不作,才逼得這些有情有義的好漢子,一個個都來反我……不是嗎?”

    “……我……我又沒這么說,你也沒那么差啊!”

    司馬冰心胸中猛打著鼓,剛剛霸皇看來的那一眼,冷中帶殺,有那么一瞬,她真以為自己要被砍了。

    那是貨真價實的殺意,與他和宋清近對峙時,眼中不時閃現的,就是這樣的殺意,很駭人,但司馬冰心暗自比較,發現與記憶里霸皇砍殺自己時,那個畫面有不同。

    記憶里的那一戰,霸皇揮刀斬來時,眼中閃爍的神情,與其說是恨意,更多其實是狂態,處于一種高度亢奮的戰斗情緒,殺天、斬地,日月皆敵,洶涌的殺意,比此刻更強烈得多,如果盡情釋放,好像……能殺盡諸天萬界的所有生命。

    可現在的殺意,沒有多少狂熱,倒是冷得怕人,眼中流露的刻骨恨意,是那種認定了目標,會追殺到世界盡頭去的那種,兩相比較,很難說哪種比較恐怖,但把自己攪到這里頭,無疑是不智的。

    ……如果說,這些投影的經歷,都是反映他的人生,那在萬古之前,肯定有個他的至親或摯友出賣了他,才會不斷重演類似的事……可惡。真想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司馬冰心意識到不妥,不敢硬問,正要轉過話題,霸皇皺著眉頭,仰望天空,低聲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明白,可能真是我做錯了,但我并不覺得自己有錯,到底是怎么走到那樣的,我也不知,這回旅行諸天,我就是……”

    話聲到后頭越來越小,司馬冰心聽不清楚,方自困惑,一個念頭陡然躍出,脫口道:“該、該不會……你到處融合投影,說是為了修練,其實就是為了主動經歷這些事,回味被人出賣的感覺吧?”

    霸皇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司馬冰心,好像在嫌厭這問題的愚蠢,跟著就沒有再說。

    “唉,這世上變態的人多了,你哪可能每個人都去在乎?與其一直糾結別人為什么這樣作,還不如多關注一下自己。”

    司馬冰心笑道:“說起來,你的投影,和你完是一路,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先天條件不足,別人只會退縮,可身為你的投影,就被激發斗心,立志要爬上第一峰……這不就是你的人生信念嗎?可能就是看他遇強越強,其他人才妒忌起來,想要背后捅他的!”

    “就因為是那樣的個性,才容易被人設計。”霸皇淡淡道:“別人壓一下,就往前沖一步,再壓一下,就再往前沖一步……最終,只會像頭大水牛,被人牽到想牽去的地方,一路沖得頭伸長長,連人家下刀都不廢什么力……嘿!”

    一聲輕笑,內中包含的意味極是復雜,司馬冰心一怔,知他想起了前世的收場,但那一段記憶,自己尚未回想起來,插不上話,只能在旁邊傻笑,雖然也想問問,既然有此感慨,這一世是否改正了從前的錯誤?但想想還是怕碰了人家痛腳,選擇閉口不言。

    不過,透過這些旅程,除了更為碰觸到霸皇的過去,自己赫然發現,他和青女的感情,赫然情牽多世……

    “……也不太算多世,我轉生了好幾世,她自始至終就只那么一世。”

    霸皇淡淡道:“我自斬神軀轉世后,開頭的幾世,并未覺醒,普通一介凡人之身,壽元也短,轉世次數雖多,加起來也沒多少時間……那一世,出身只是尋常農家,日子很苦,我出來放羊,看一條小青蛇被陷阱困住,隨手就放了……”

    司馬冰心雙眼放光,“好浪漫啊,你救了她,她受了你的情,從此生生世世,以情相報,多美啊!比那種趁人洗澡,偷人衣服,后頭敲詐勒索,*之后還帶生娃的要好得多了。”

    “好你娘親!浪漫你老母!我本來是想把那條蛇抓回去加菜的,誰知道牠動作那么滑溜,我才一破壞陷阱,牠就一溜菸跑走,我追趕不及,只能目送,你都不知道,我那時看著蛇越跑越遠,連想哭的心都有,手上還被咬了一口,也不知道有毒沒毒的……”

    霸皇一語破壞當年美麗情話,皺眉道:“逮不到蛇也就算了,那陷阱還是一個仙人布下,我破壞了陷阱,那家伙把怒氣發我頭上,一道雷把我劈了……哼哼,當然后來他也沒少挨劈就是了。”

    司馬冰心無言以對,覺得瑰麗的浪漫戀情,一下子就成了玻璃心碎滿地,想想如果那個牧童不是肚子餓,青女死在陷阱里,后頭就不會有什么戀情,又或者不是青女跑得快,直接被宰了,做成蛇羹什么的,那畫面…… 富品中文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买马资料网站